彩虹博客

首页 谈天说地正文

纳入控烟监管,电子烟要凉?

访客2020-08-21228

“如果禁烟令涵盖电子烟的话,那我在平时生活中可能就不会抽了。”抽电子烟一年多的阿全告诉PingWest品玩。

在北京工作的阿全去年6月开始抽电子烟。除了在家,她去餐厅吃饭、在公司楼道和办公室、看演出时抽电子烟都没关系。

如今,阿全偶尔才会抽传统香烟,但电子烟抽得凶。“电子烟随手可抽”,阿全感觉她的吸烟频率“也许还增加了”。

和前两年的火热相比,今年的电子烟市场冷却了不少: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多次通告和今年7月10日起的电子烟市场专项检查,深圳等大城市正一步步将电子烟纳入控烟范畴。

销售渠道缩紧、用户使用场景受控、监管趋严,标榜时尚、科技的电子烟风口已过,市场将在规范的监管政策下运行。

隐蔽的线上售卖

回顾前两年的电子烟市场,玩家们过得风生水起。

资本青睐。2019年,电子烟被认为是创业新风口。据数据统计,仅上半年的融资额就接近2018年全年。

也是在2019年,阿全和她的朋友们接触到电子烟,成为电子烟烟民。1月,视频类科普自媒体回形针在B站发布了视频《低焦油香烟的骗局》,推荐电子烟。阿全的一个朋友看完后开始改抽电子烟。

6月,悦刻在livehouse等场所推销电子烟,阿全拿到品牌免费赠送的产品,尝试后替代了卷烟。“2018年我就知道电子烟了,那个时候电子烟很大支,烟雾也超级大。”阿全说。而2019年拿到的电子烟小巧、时尚,口味多样。

阿全认为,电子烟比传统卷烟方便,不用到处找火机,随手可抽。她在公司和部门同事一起在办公室工位上就可以抽电子烟,而抽卷烟得从18楼跑到楼下抽,一趟下来要5分钟。

但到了11月,监管动作频繁。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下发通知,敦促关闭电子烟网售渠道,同时要求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9家互联网平台企业被约谈;国家卫健委等八部门发通知,加强电子烟危害宣传及影视作品吸烟镜头审查。电子烟没能参加当年的“双十一”。

在那之后,电子烟产品陆续从线上平台消失。不管是雾化器式产品还是加热不燃烧电子烟,直接用“电子烟”、“IQOS”等关键词都搜索不到相应产品。

这一系列的风波,改变了阿全的购买习惯。在这之前,阿全每周或半个月买一次电子烟,一次一盒烟弹,没了就在网上下单。之后,阿全一个月买一次,一次买五六盒。

不过,一位电子烟烟民告诉PingWest品玩:“线上其实还可以买到,用奇妙的关键词或谐音、行业黑话就行。”

在淘宝、京东等购物平台上,用“电子烟”、品牌名或谐音为关键词只搜到无线充电盒、保护套、挂绳等配件。不过,一些售卖配件的店铺,联系客服后添加微信号即可购买相关产品。

而改用“雾化棒”、“电子能量棒”等关键词,可搜索出一款名为“雾化口香糖”、自称可替烟的产品。

这种产品自称不含尼古丁和焦油,成分仅为甘油、丙二醇、香料,生产执行标准《信息技术设备 安全 第1部分:通用要求》。

在微信平台,以“雾化”等为关键词,可搜索出一些线上售卖电子烟、供应“口粮”、“蛋蛋”(烟弹的代称)的公众号。PingWest品玩添加了某公众号在文内留下的微信号,沟通后对方展示了产品图片、短视频示范,并表示发送收货人信息、电子烟口味、数量等信息,再转账即下单成功。

在闲鱼等二手平台,用“iq,蛋”等关键词则可以搜索出加热不燃烧电子烟产品,可通过QQ等方式联系卖家。

控烟争议

掐断线上售卖渠道的同时,线下销售和使用的监管也日趋严格。

今年7月10日起,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启动了为期两个月的电子烟市场专项检查。除了全面清理互联网电子烟信息,此次检查还包括全面检查电子烟实体店,严查向未成年人售卖电子烟行为和发布虚假违法电子烟广告等。

不久前结束公开征求意见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二次审议稿》第17条,在第一次提到“烟”的概念时明确指出“含电子烟,下同”。若修订草案通过,这将是首部明确提出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的全国性法律。

许多一线城市正一步步将电子烟纳入控烟范畴。去年年底,深圳市控烟办发布《深圳市控烟标识标线制作和设置指引(试行)》,在原有控烟标识的基础上,创新加入电子烟标识。

据《北京日报》报道,今年5月30日,深圳市控烟办联合南山市场监管局等相关职能部门开展电子烟市场的专项控烟行动。执法人员在检查一悦刻电子烟门店时发现,店内有工作人员和市民吸电子烟,而且店内没有明显的控烟标识。执法人员对店内吸烟人员当场开出50元罚单并责令改正,同时对该店的控烟违法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7月21日,深圳开出了全国电子烟市场首张“罚单”。因前述电子烟实体店未依法张贴相关控烟标识,深圳悦来悦爱科技有限公司领到了行政处罚决定书,罚款2000元。据天眼查数据,该公司由北京雾芯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持股,最终受益人为悦刻创始人、CEO汪莹。

重庆也拟将电子烟纳入控烟范畴。几天前结束公开征求意见的《重庆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草案)》称,吸烟是指吸入、呼出烟草的烟雾或者电子烟气雾,以及持有点燃的烟草制品的行为。

8月5日,北京就电子烟监管开展问卷调查。问卷上称,最近,北京市“控烟一张图”上有关电子烟的投诉量明显上升,其中投诉最多的是办公场所、公共场所和餐厅。

北京市控烟协会日前邀请专家研讨电子烟问题,专家表示,因《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出台较早,其中尚无电子烟相关管理条款,导致执法难,政府应对公共场所电子烟管理问题进行立法解释,将电子烟纳入《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监管范围。

有意思的是,截至8月19日,对政府将电子烟纳入《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监管范围,“非常支持”和“强烈反对”的比例一样。

阿全不太赞同对电子烟和传统卷烟同等监管。“二者差距太大,不能把电子烟和传统香烟归为一类,对电子烟应差别化或独立监管。”

而一名支持电子烟纳入控烟范畴的无吸烟史年轻人表示,电子烟的二手烟同样有害,且其气味和烟雾浓度容易产生误解。

据世界卫生组织,与传统卷烟相比,电子烟的二手烟中,PM2.5和PM1.0、尼古丁、乙醇等含量虽然较低,但镍、铬、铅等金属含量更高。

对比无烟的清新空气,电子烟二手烟可以造成PM1.0值高出14-40倍,PM2.5值高出6-86倍不等。尼古丁含量高出10-115倍。乙醛含量高出2-8倍,甲醛含量高出20%。

纳入控烟监管,电子烟要凉?-第1张图片-彩虹博客· 

来自世卫组织微信公众号

若国内二十多个控烟城市将电子烟也纳入控烟范畴,那么销售渠道缩紧的电子烟,还将面临用户使用场景受控的挑战,对命运多舛的电子烟行业又是一大打击。

【本文作者人民数字TMT,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品玩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上一篇:热搜救不了「国民神车」

下一篇:君联资本所投韩国医疗AI公司论影(Lunit)与GE医疗签署合作协议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

服务热线

1888888888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访问手机版